• 中国经验点亮世界
  • 发布时间:2018-01-02
    文档来源:中国林业网
  • 中国成功举办《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十三次缔约方大会 

     

    中国经验点亮世界

      2017年9月6日,《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十三次缔约方大会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开幕。《公约》196个缔约方政府、20多个国际组织的2000多名代表参会,国家林业局局长张建龙当选《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十三次缔约方大会主席。

     

      习近平主席为大会发来贺信。他强调,防治荒漠化是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需要国际社会携手应对。并承诺,中国将坚定不移履行公约义务,按照本次缔约方大会确定的目标,一如既往加强同各成员国和国际组织的交流合作,共同为建设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而努力。

      随着国土绿化和防沙治沙工程不断推进,我国实现了从“沙进人退”到“沙退人进”进而“人沙和谐”的历史性转变。国家林业局局长张建龙说,中国为防治荒漠化开出了“中国药方”,为实现土地退化零增长这个世界目标提供了“中国方案”,为推进人类可持续发展贡献了“中国经验”。

      防治荒漠化,世界履约看中国。

      我国是世界上荒漠化面积最大的国家之一,也是世界上防治荒漠化成就最卓越的国家。经过新中国68年的治理,我国遏制荒漠化扩展呈现四“双”态势,荒漠化和沙化面积“双缩减”,荒漠化和沙化程度“双减轻”,沙区植被状况和固碳能力“双提高”,区域风蚀状况和风沙天气“双下降”,提前实现了联合国提出的到2030年实现退化土地零增长目标。

      在《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十三次缔约方大会开幕式上,联合国副秘书长、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埃里克·索尔海姆表示:“中国防治荒漠化的成就令人激动,我非常希望鼓舞更多人推广中国的治沙模式。”《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秘书处执行秘书莫尼卡·巴布认为,中国成功创造了“生态、民生和经济平衡驱动”的荒漠化防治模式。

      中国治沙成果  世界惊羡 

      库布其沙漠,距离大会举办地不远。“二三十年前那会儿,从哪个方向看去,都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沙海,让人感到绝望。”蒙古族牧民陈宁布回忆道。

      如今,陈宁布的家乡沙丘披绿衣、沙土变良田。据2016年全国第五次荒漠化和沙化土地监测结果显示,2010年—2014年,库布其沙漠流动沙丘面积减少了49万亩,重度、极重度沙化土地减少114.7万亩。

      库布其是中国治沙成就的缩影。新中国成立以来,一代代务林人经过艰苦卓绝的荒漠化治理,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继续实施京津风沙源治理、石漠化综合治理、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等一系列重点生态修复工程,对重点地区和薄弱环节进行大规模治理和保护, 5年间累计治理沙化土地1000多万公顷。

      从北疆大漠到西南边陲,我国防治荒漠化的足迹始终铿锵有力。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初步形成了长420公里、平均宽3公里、横跨5个旗县的浑善达克沙地南缘防护体系;河北省在河北内蒙古边界已建成13万多公顷的防风固沙林带,初步形成了内蒙古风沙南侵的第一道生态屏障……波澜壮阔的治理实践,为改善区域生态、建设生态文明作出了突出贡献。特别是一群群牛羊进棚圈、一片片绿色在扩展、一座座沙丘被锁牢之后,沙区人民的生活也呈现出了天翻地覆的新变化。

      看到沙海中涌现的绿洲,沙区人绽放出笑脸,《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副执行秘书普拉迪普·蒙加表示,中国不仅为世界提供了法律和执行层面的成功经验,还显示了荒漠化是可治理、可扭转的,并且防沙治沙还可以带来许多经济、社会以及环境效益。

      赞誉就是最大的肯定。在防治荒漠化的进程中,我国收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赞誉。大会召开前一个月,我国因2002年出台《中华人民共和国防沙治沙法》而获得了世界未来委员会颁发的2017年“未来政策奖”银奖。这一奖项旨在表彰世界上最佳的防治荒漠化与土地退化政策。

      中国治沙道路  世界痴迷  在我国的治沙征途中,远不止《防沙治沙法》令国际社会感到震撼。还有顶层设计、制度框架、创新措施等,都令世界各国痴迷。非盟委员会绿色长城“撒哈拉和萨赫勒行动”协调员埃尔维斯·保罗·塔跟表示:“欢迎中国把自己的治沙模式带到非洲做小规模实验,由于文化差异,治沙落地的方法、思路也许要作出调整,但是原则和思想将实现相通。我坚定地相信这种模式的推广,会有非常广阔的前景。”

     

      顶层设计,引航发展方向。2012年,国务院通过了《京津风沙源治理二期工程规划(2013-2022年)》,在一期范围基础上适当西扩,将沙尘传输路径的北路和西北路可治理的主要沙尘源区和加强区纳入治理范围。2013年,国务院批复的《全国防沙治沙规划(2011-2020年)》,确定了在规划期内完成沙化土地治理任务2000万公顷。2016年,国务院批复《岩溶地区石漠化综合治理工程“十三五”建设规划》,明确到2020年治理岩溶土地面积不少于5万平方公里,治理石漠化面积不少于2万平方公里,林草植被建设与保护面积195万公顷,林草植被覆盖度提高2个百分点以上。同年,国家林业局批复了《国家沙漠公园发展规划(2016-2025))》,规划重点建设国家沙漠公园359个,包括已批复建设沙漠公园,约占全国沙区适合开展沙漠公园建设区域的1/3。

      制度建设,完善“四梁八柱”。为推进荒漠化治理,国家林业局陆续出台了《京津风沙源治理二期工程管理办法》《沙化土地封禁保护区管理办法》《国家沙漠公园管理办法》《岩溶地区石漠化综合治理工程管理办法》等一系列规章制度。会同国家发展改革委等部门制定了《省级政府防沙治沙目标责任考核办法》。会同国土资源部等部门开展了“十二五”省级政府防沙治沙目标责任综合考核,考核结果经国务院审定后进行了通报,并上报中央组织部作为对党政领导综合考核评价、干部奖惩任免的重要依据。国家林业局印发的《沙化土地封禁保护修复方案》,是构建防沙治沙体制改革“四梁八柱”中的一根大梁,也是党中央、国务院在新的历史时期为切实推进我国防沙治沙事业持续健康发展而作出的一项重要的基础性制度安排,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开展防沙治沙工作的基本遵循。

      科技创新,取得累累硕果。在治沙技术方面,中国的草方格沙障是一项世界奇迹,被称为“中国魔方”,麦草、稻草、树枝等各种材质的沙障,在沙漠治理、荒漠化防治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由中国自主研发、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并投入使用的多功能立体固沙车,是世界上首台机械化治沙车。喷灌、滴灌、微喷灌和渗灌等节水灌溉技术,也得到广泛应用。低覆盖度治沙理论的推广,是中国治沙领域的又一项技术创新,目前已在干旱、半干旱区推广6000万亩。尤其是第五次荒漠化监测和第三次石漠化监测,综合运用了遥感、地理信息、全球定位和地面调查技术,获得了全国荒漠化和沙化土地以及石漠化土地现状及动态变化的最新数据,不仅查清了我国的荒漠化和沙化以及石漠化土地面积、分布和多年来的发展趋势,而且建立了一套完整的监测体系,其成果为全国生态建设与荒漠化和沙化以及石漠化土地防治等重要决策提供了科学依据。

      中国治沙人物  世界感动  《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十三次缔约方大会不仅展示了中国的治沙成果,还举行了土地退化、干旱和沙尘暴、土地退化零增长等高级别圆桌会议,以及“性别与土地权利”“地方政府如何解决土地退化问题”“私营部门加强投资,推动实现土地退化零增长”等互动对话,达成了具有历史意义的成果——《鄂尔多斯宣言》,启动了全球首个土地退化零增长基金,启动了“一带一路”防治荒漠化合作机制。

     

      在这一系列活动中,中国治沙人也备受国际社会关注。闭幕式上,《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秘书处执行秘书莫尼卡·巴布为国家林业局局长张建龙颁发了“全球荒漠化治理杰出贡献奖”。莫尼卡·巴布表示,中国防沙治沙取得的成果令人瞩目,为世界荒漠化防治提供了中国经验、中国技术、中国模式,为全球实现土地退化零增长目标作出了杰出贡献。张建龙作为中国国家林业局局长,同时也是长期奋战在荒漠化防治领域的林业人,为防沙治沙工作作出了不懈努力。为此,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秘书处决定,授予张建龙先生这一奖项。

      张建龙在发表获奖感言时表示,“这个奖项,是对中国政府提出的荒漠化治理战略和政策的肯定,是对中国广大沙区人民长期不懈地开展荒漠化和沙化土地治理取得成绩的褒奖,是颁给千千万万为荒漠化治理作出贡献的人士的。奖项体现的是责任。”他同时承诺,“我们将通过实施‘一带一路’防治荒漠化合作等重要机制,为全球荒漠化治理做力所能及的工作,与受荒漠化危害严重的国家一道努力,共享发展机遇,共同应对挑战。”

      此前,在库布其召开的第六届库布其国际沙漠论坛上,国家林业局防治荒漠化管理中心主任潘迎珍荣获了“2017土地生命奖”。莫尼卡·巴布表示,“土地生命奖”获奖者的成功案例表明恢复退化土地可以解决因荒漠化而被迫迁移的问题、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让更多家庭和地区受益,也提高了人类对气候变化及环境变化的适应力。

      而今,“一带一路”防治荒漠化合作机制正式启动后,将意味着中国的治沙人将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人们携起手来,共同化解挑战和困境,共享荒漠化防治经验,构建生态安全共同体,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附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