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件主题
    科右中旗巴彦淖尔苏木党委书记包哈斯包庇党支书包阿日木扎合伙贪污腐败行为
    正文内容
    冤!冤!冤!
                                   —光明的中国黑暗的巴彦淖尔苏木巴彦淖尔嘎查
    上告人:薛套特格、男、现年51岁、有严重肺结核
    上告人:薛结小、女、现年52岁,病退职工病退十五年、三高人物、冠心病
      
    我们是内蒙古兴安盟科右中旗巴彦淖尔苏木巴彦淖尔嘎查居民,我们上告村支书后受到当地政府党委书记包哈斯的打击报复,现已逃脱六个月、病情恶化。现向各部门领导检举揭发屯霸恶霸村支书包阿日木扎和寄生虫党委书记包哈斯俩人强强联手颠倒是非、欲盖弥彰、欺压百姓的事实与不法行为:
    党委书记包哈斯在该苏木工作十余年,不作为一直过着寄生与吸血生活,一路给村支书做后盾让一个小苍蝇变成屯霸恶霸直至当上如今的“土皇上”,他们俩是鱼和水的关系,其他基层领导今年七月份都做人事调动,唯独包哈斯不调动,原因是他的寄生生活很安逸。党的光芒如此犀利,为何还照射不到这个“寄生虫”与“土皇上”呢?还是他们背后有股庞大的势力在保护他们,给他们创造安逸的条件???
    一:薛套特格案件:
    起因于经过:
    1、2012年包阿日木扎与包哈斯联手将我一等口粮田未经本人允许强行贩卖,未给补偿款。
    2、2013年将我七十亩口粮田强行贩卖给金格勒公司,扔未给补偿款。
    以上原因我上告他们,党委书记给村支书做后盾知法犯法的同时推卸责任,政府苏木达常连壮在北京看病时以他的名义下达不合理非法【2015(33号)】黑头文件,说本人乱开荒、乱栽树为由分别在2015、5、31日和2015、6、29日 俩次拆我4000米网围栏、4000米刺柜、400个水泥杆子,并且在几十亩大瓜、玉米青苗上来回跑车,补种的杨树、1700棵文冠果、200棵苹果、桃、梨树都被损毁,还有45米深机井,其合计损失达一千万元。
    我家总占400亩林木地:1、其中一百亩林木有林权证.2、其150亩林木在我大儿子名上嘎查在2015、2、23日出示的证明(林权证),村支书向我索要几万元,钱未给成,故林权证也没办成。现在该150亩林木被党委书记说成《乱栽树》。3、剩余140多亩沙柳空子地是2011年我从村支书手里花俩万买回来的,我上告他们之后就是《乱开荒》,该地被他们铲平俩次,并且被党委书记和村支书多次引进项目,分别在2009年种金鸡尔—2010年种金鸡儿—2011年种沙柳空子(我已花钱买)—2013年种草未遂(该地归我管理)—2015年种金鸡儿(扣翻我青苗后所种)。
    《按森林法》第五条规定“国家保护承包造林的集体和个人的合法权益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犯,承包造林的集体和个人依法享有的林木所有权和其他合法权益”。
    推翻党委书记下达的非法《黑头文件》依据:
    第一条:没有《乱栽树》事实:
    1、《土皇上》用嘎查904车给我所种。
    2、在我大儿子名上嘎查给出示的证明(林权证),分明是拿法律当儿戏。
    3、国家重视农村绿化,没有乱栽树一说。
    第二条:没有乱开荒事实
    1、2011年我向“土皇上”买回此地,项目补贴一分没得。
    2、2011年买的沙柳空子,至2015年上告他们就被说成是乱开荒,这纯属于打击报复,乱扣帽子。
    3、沙柳空子地被他们铲平、糟蹋俩次,扣翻青苗后种植金鸡儿。
    我检举揭发该嘎查一万多亩乱开荒,上告有三年,无人问津,越告越倒霉,党委书记派几十号人铲平我林木时来的多数都是乱开荒,尤其是土皇上皇亲国舅:吴树山:光一户就有几百亩乱开荒地。没有在一棵树就享受俩次补贴。(2011年享受沙柳补贴、2015年享受退耕还林补贴)。
    第二、嘎查领导小组组长代玉宝、党员:房后有三十亩乱开荒地,享受各补贴,土皇上给他各水利设备、大型机井等等。
    第三、嘎查俩委班子成员、三队队长赵双柱:有他个人贩卖乱开荒地收据,在2011年乱开荒时高力板镇土地所没收俩台农用车,这时党委书记亲自出面协调解决并给他民政补贴一千元,这是党委书记放纵乱开荒、自身带领乱开荒、再一个是他们怕赵双柱被抓后把他们的“底”给抖搂出来,所以在拼命保护赵双柱。
    2013年我村进入欧李项目,欧李基地除了人口田都是乱开荒。
    总耕种地—{国民经济计划面积图—(2013年给欧李贩卖地+2015年退耕还林地)=乱开荒地面积
    我所受的打击报复不止这些:“土皇上”派人烧毁我林木铺,并事先无通知下将我三件土房和敖海山的俩间土房一并推倒,其中具有俩万元价值的农用机在废墟中,更重要的是“土皇上”的二儿子恶霸包爱民和司机包金才多次截我和儿子的路,都有报警记录。我实数无奈,今年3月2日进京反映情况,于是当地政府苏木达常连壮和派出所所长巴图与我满口答应赔偿所有损失,从北京《牛栏山酒厂》门口把我接回来,一回来就变卦,只因党委书记掌控权力,不给予赔偿还是在合伙演戏???2015年我上访北京求爷爷告奶奶把我接回来,一回来就变卦拘留我十天。
    他们不法行为
    1、扶贫资金去向不明
    2、截留项目款
    3、111国道加宽时征地补偿款分文未给
    4、口粮田保险项目上报实数不准确
    5、贩卖土地钱、去向不明
    薛结小案件:
    起因于经过:“土皇上”给鹅铺公正为由向我索要一万元公证费,并拿走身份证和户口本(与前夫温福英这时未离婚),此后2014年9月份从嘎查秘书王长福口中得知在非农业户温福英名上私自办理农民一卡通,找村支书索要公证书和问清一卡通的事不给说法还骂我,我与温福英虽为离婚,但是这些事离婚前都经过我手。
    自2015年开始我检举揭发村支书后,受党委书记的疯狂打击报复,滥用职权下达不合理【2015(33号)】黑头文件,将已经营八年的鹅铺已乱建牧铺为由派几十号人(有外盟市、外嘎查人)推倒,房内日用品等被埋在里边,损失达三万元,推倒土房不就将我居住俩年项目房分给在重庆居住的白玉柱,弄得我无家可归,若该房分给白玉柱那就赔偿我三十万和该争议房俩次开庭所有损失。2017、2、27日当地政府苏木达常连壮与派出所所长满口答应赔偿我损失,不知是党委书记掌控权力不予赔偿还是他们《好答应不办事》的原因,迟迟不给解决。找旗领导反映保安不让进门或以各理由推托。
    推翻党委书记下达的黑头文件依据:1、该铺已经营十来年,为何上告他们之后就变成乱开荒了呢?分明是乱扣帽子。2、2007年“土皇上”在推别人铺时就喊这个铺在温福英名上落户,并且2008年给铺公正为由拿走一万元公证费和身份证户口本。3、又说温福英是农业户不能经营该铺,那在温福英名上的农民一卡通又作何解释??故没有乱建牧铺的事实,分明是乱扣帽子。
    党委书记和村支书不法行为:1、《生态移民办项目》进入后,“土皇上”高兴至极,那个承包商给的钱多就给谁承包,并把项目房已不等价格往外卖,以此同时跟他关系好的人得利,他房后院内有三所别墅式项目房,此项目房是推倒项目房后(连砖带瓦都扔了)所盖,原因是给老百姓盖的项目房偷工减料质量不达标,强有多处裂痕,房顶刮风被卷走(可提供照片),《生态移民办项目》从上面下来一平是多少?给老百姓盖的项目房一平顶多五百多,这中间的差价是谁私吞的?“土皇上”的分房规则不符合《政府俩次下达的分房决议》,原有269所土房,新盖的项目房四百多所还分不够,故受我等影响俩妹妹至今未分到项目房。望领导帮我们重新分配项目房,验项目房质量。2016年9月份我等四个人给党委书记出示村支书"贩卖项目房"录音证据,他却置之不理且要想法走开,无奈我抱着求他解决我们事情还是无济于事,一声不响便走开了。
    2、他们知道捞钱好门道,在非农业户名上私自办理农民一卡通,单凭一个村支书还未有日此能耐,是谁在给他撑腰?我上告三年毫无进展,上面来查账,党委书记和“土皇上”做假账,让老百姓按假画押(在白纸上画押)以此来做挡箭牌,他们欺上瞒下请求领导们调走党委书记包哈斯,对村支书进行免职查办,他们在此一天,我们无法过日子。
    2017、4、15日、往中旗赶时遇见豪华车辆,碰巧我们跟着车走到贵力斯台嘎查在老百姓家“三间土房”前停的车,问他们“你们是干什么的?”他们答“我们是中旗的来检查项目,你们有事可以反映”,这才下车,遇见领导很兴奋说话声大了点并没有扰乱社会治安、更没有不文明现象,一位男士说道“我是王海英旗长,你们材料交给我,可以完全放心先回去”,于是往家赶时离现场地四五里地在苏日塔拉艾里北岔道口推倒时开口唾骂并对我们殴打且用我并四肢台我们上背拷在高力板镇派出所地下室笼子里关押一天,(薛套特格被殴打的脑子迷迷糊糊再加上笼子里冻的尿裤子)这时才发现我们被抓的有六七个人,晚上天黑时移送至当地派出所,要完笔录给警告处分就完事回家了,不知谁在微信上发视频转发率越来越高,党委书记恼羞成怒已权欺压,在2017、4、20日重新要笔录,在之前(2017、4、15)日要的笔录上做手脚指控公安机关,给我们按临控在2017年9月27日晚11时左右先到薛套特格家,有个《包玉林》的出示警察证不见薛套特格,完后到薛结小院里小便完开车走了!(都有监控作证)要针对性抓我俩,违背“国家政法委”和“国家公安部”新出的对信访人不能抓的新条例。
    抓我们目的:一是打击报复,二是我们若被抓其他人无法检举揭发,因为他们在该嘎查横冲直撞,开口唾骂和动手就殴打,领导人物不待见谁就派几十号人去铲平,他们所向无敌,上告他们无济于事有层层保护伞,这等野蛮、暴力行为早已让村民成为有事不说和看他们眼色行事的“过街老鼠”,个别村民的刑事案件他们花几万就摆平,若事事都能用钱解决要法律有何用,党委书记包哈斯跟共产党政策反道其职,全力以赴保护“土皇上”嘎查俩位班子的乱开荒和不法行为。
    望领导们早日调走党委书记包哈斯,对村支书免职查办,不对他们处理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还我们公道、赔偿我们(薛结小二百万、薛套特格一千万。且追究刑事责任)损失、早日撤销对我们的“临控”,早日清理乱开荒分子、重新分配项目房和对“生态移民搬迁”项目彻查、在非农业户名上私自办理农民一卡通的撤查清楚!!!
                                                
     2017、 、 日

    回复时间
    2017-11-30
    回复内容
    2017.11.23将反映情况转交自治区森林公安局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