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次难忘的巡护经历
  • 发布时间:2018-02-11
    文档来源:大兴安岭森林公安局
  • 2018年的1月,乌尔旗汉镇气温骤降,迎来了近10年来的最低气温——零下45摄氏度。作为乌尔旗汉森林公安局一名从事宣传工作的民警,百日会战期间,我与同事们一起深入人迹罕至的密林深处,亲身体验一线森林公安民警是怎样在寒冷的气温下入山开展巡护工作的,这对我来说是一次宝贵的体验,更是一段难忘的回忆。

    冬日的林区,被皑皑的白雪覆盖,寒风刺骨。那天出发前我穿上了保暖的羽绒服和防滑的军勾鞋,还特意在裤腿上绑了两条尼龙绳以防积雪倒灌。一路上,我的心情是激动又忐忑的,激动的是我曾听到很多森林公安民警抓获盗猎分子事迹,欢喜着自己也要在茫茫林海中追寻盗猎者的脚印,去拍摄民警们巡护的过程;忐忑的是目前林区冬季气温低达零下40几度,自己从小到大并没有在这么低的气温下进行过长途跋涉,暗自估量自己的小体格能不能吃的消。

    车辆停在了密林外,余下的路程需要我们徒步前进了。“那片山林动物足迹很多,马上年关了,盗猎者们已经按耐不住了,最近发现了好多新的足迹,是该我们收网的时候了!”领队的老民警对大家说。是啊,我看见雪地里的动物足迹,有的深、有的浅、有的大、有的小。我的眼前仿佛出现了它们奔跑、追逐的场景。

    雪,是盗猎者的帮凶,盗猎者需要查看动物的足迹来判断在哪里下猎套;雪,也是森林公安民警的武器,盗猎者也同样会在雪地上留下活动的痕迹,成为我们追踪的重要线索。

    我们一路追踪着新鲜足迹前行。刚一进山,就有所发现,这是盗猎者惯用的伎俩,他们利用狍子等动物喜食桦树枝的习性,以桦树枝作为诱饵,将“捉脚”埋藏在桦树枝下方的雪地里。老民警说,“捉脚”是一种用铁片制作的猎套,盗猎者通常将砍倒得桦树枝下方用雪埋上1-2个桦树头,用铁丝将“捉脚”绑在桦树头上,动物的蹄子踩到“捉脚”里就会被卡住,越是挣扎铁丝网勒的就越紧,就越难以逃脱了,等待它们的就是被猎杀的命运。我不由得心里一颤,仿佛看见了动物们受伤后挣扎无助的眼神。

    民警们经过仔细查验,确保猎套全部拆除后,就顺着脚印的方向继续前行。老民警叮嘱我千万注意脚下,踩着脚印走是最安全的,以防被猎套、兽夹夹伤。上山的脚印越来越多,新旧交叠着,有的是盗猎分子留下的,有的是民警进山巡逻时留下的。为了争取拆除更多的猎套,我们兵分三路沿着脚印寻找着。这时,树林里仿佛有声音传来,老民警做手势让我停下,在现场拍摄,我的心里扑通扑通、七上八下的。如果这次行动成功抓获盗猎分子,那么民警们这么多天的巡逻、蹲守,就没有白白付出。但是下山的路越来越近,眼看雪地上的足迹马上走出树林了,可最终没有追踪到这个声音的来源,可能是其他两组民警或是动物发出的声音。老民警告诉我,他们已经追踪这个人好久了,今天就是为了他来的!

    返程的路仿佛无比漫长和寒冷,已经临近下午4点半,太阳快要下山了。我们必须得加速前进,保证天黑之前走出树林。我的脸颊已经冻得通红,寒风吹在脸上如刀割一般,手、腿、脚也冻得麻木了。心里不由得感叹:追捕这些盗猎者不仅是体力的比拼,更是智力的对抗啊!这些盗猎者是森林公安最狡猾的对手,他们的行踪如此诡异,一连几天的蹲守也没能抓住他。

    回到公安局时,天已完全黑了。我闭上眼睛躺在床上,白天的场景一幕幕浮现在脑海中。零下40几度,寒风彻骨,比起追踪盗猎分子的艰难,这根本不算什么。对宣传工作的热情,早已驱赶了严寒,使我忘记了寒冷。我也深深的被森林公安的意志所感动,全身心的投入到现场拍摄。

    第二天一早,我就得到了好消息,被追踪多日的盗猎分子又出现了。我再次赶往现场拍摄,这一次犯罪嫌疑人驾驶农用拖拉机从树林里驶出与等待他的警车撞个正着。经过现场指认,他对自己非法捕杀野生动物的行为供认不讳。

    这次巡护工作,让我又一次体会到了森林公安民警的艰辛,也让我感觉到肩上责任的重大。同时我也想向全社会呼吁:保护野生动物、维护生态平衡,全社会要积极行动起来,不乱捕、不滥杀、不滥食野生动物,保护野生动物从餐桌做起,做一个文明守法的公民!(王丹)

附件下载: